贝牛网配资



正文卷 第五五八章:绝代风华!(求月票!)

    “别看我,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后台。

    面对李世信的目光,孙连城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看着已经画完了花脸,都遮不住无奈的孙连城,李世信的眉头皱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娃是你带大的你没办法?

    “所以,上台就得喝酒?”

    “嗯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时候怎么上的台?”

    “酒心巧克力。”

    看着孙连城咧着嘴给出了答案,李世信彻底的无语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孙连城收拾完了扮相出来,已经到了封箱演出的时间。

    九点整,琉璃厂附近已经有不少的游客。

    入了夏,京城的天气闷热的很。难得今天有些阴天,凉爽的微风中,看到有热闹瞧,不少的游客都聚集到了剧院前的大街上。

    看着台前准时到来的票友还有那驻足瞧热闹的路人,站在了台上的孙连城,郑重的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诸位,月龄大戏院走到今天,已经快要五年了。之所以办这个剧院,纯粹是因为我个人对京剧的爱好。但是真正将戏院办起来之后,我才发现这不是一个容易的行当。特别是在当下的社会潮流里,将京剧这个只吊着一口气玩意儿,能听的,听得懂的,肯花时间听的,越来越少了。”

    台下,听到孙连城的一番开场白,许多戏园的老票友们不禁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看着票友们脸上的落寞,孙连城微微一笑抱了抱拳;

    “不过既然选择走出这一步,就万万没有回头的道理。值此盛夏之际,咱们剧院即将动工装修。之后,月龄大剧院将和我的师叔,李世信的话剧工作室一道,将月龄剧院和红旗话剧团。一起做起来!不论将来如何,不论前途怎样,月龄剧院都会将最好的戏剧,呈现在诸位的面前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随着孙连城再次躬身下去,台下戏院的一群老票友轰然鼓掌。

    “打明天起,咱们戏院就正式进行装修施工,工期预计要两个礼拜。今儿这一场啊,就是咱们的封箱大戏。咱们不墨迹,下面就由我的师叔,李世信先生。我的孙女孙洛洛,还有不才鄙人以及国戏京剧表演班的同学们一起,为大家伙儿唱上一出《二进宫》。希望大家多多捧场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在一片掌声之中,李世信和孙连城祖孙二人一起再次鞠躬致以后,退下了台去。

    一番准备之后,戏台旁边的琴鼓班子奏响了开场!

    李世信的直播间中,经过了刚才的一番女装风波之后,很多的吃瓜群众已经退场。网络直播这个东西说到底还是看内容的,很明显京剧这个东西,大部分的网友们都感冒。

    不过在线人数仍然不少,赶上周末且李世信两个多月没有估计抖手的粉丝们,他这个失踪人口回归,还是又不少的粉丝过来围观。

    只是弹幕的活跃度,不是很高。

    “下面有请女装大佬信爷,为我们大家表演的传统曲目《二翁戏寡妇》!”

    “噗!前面的真特么起名鬼才。有你这样的沙雕何愁京剧不兴!“

    “二翁戏寡妇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前面的,《二进宫》这出戏说的就是李艳妃被反兵所围,知徐、杨忠诚,向二人托孤的故事。徐杨二人之前力谏李良摄位事,李后执拗不听,所以在李艳妃托孤的时候,二人有一段推辞的桥段。不过这个二翁戏寡妇过分了,听着……好特么刺激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京剧的梗都要靠大佬解释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嗨!什么小白不小白的,本屌也是小时候跟爷爷听过几段。只是大致知道这折子什么意思,但是具体的唱腔啥的,也都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伙都听不懂,为什么还在直播间里?出去开两把王者它不香么?”

    “咳咳、实不相瞒各位,在下已经把手机静音了。之所以没走,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面的兄弟住口!大家都是这么想的,但是千万不要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是绝对不会承认我还想康康女装信爷的!”

    就在一群沙雕网友在线上演人类迷惑行为的时候,一声悲呼,便从后台处传了出来!

    “先王……啊!”

    随着开场二胡和板声,李世信……或者说李艳妃,登场了。

    虽然仍然处在女装大佬的阴影之中,可是看到李世信在两个宫女女将的映衬下,缓缓踩着莲花步登台亮相,直播间中仍然是一片“卧槽”!

    有一种美,就是你明明知道他是女装大佬,但是仍然觉得绝美。

    青衣是什么?

    她既是女子的形,也是女子的魂。

    不管是皇后民妇,不管是胖瘦媸妍。一嗔,一喜,一笑,一怒,一娇羞,一伤感,一爱恋,一幽怨……统统是凡尘的七情六欲。

    不论是唱腔还是身段,都统统是为了凸显女性美。

    李艳妃又是个什么角色?

    表面上她是先帝正室,是垂帘听政的皇后,可归根结底就是一个丧夫又遭到生父亲背叛的女人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登台的李世信,一双含着泪花儿的眼睛,却始终低垂着——如同一朵打了露水,在凌晨寒风中泫然欲泣的牡丹。

    光是看着,就让人忍不住诞生一种想要保护的冲动!

    “尼玛,该死的信爷,就不能从这儿开始直播嘛?!”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正儿八经的看京剧,这亮相就能美哭我了啊!信爷,你一个糟老头这么有女人味好嘛?”

    “前面的沙雕!老子让你说话了吗?你特么不说话,我都忘了这是信爷了啊!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这就是女人,这就是女人,这就是女人”

    弹幕的一片哀嚎之中,李世信走到了舞台中央。

    面对着台下的观众以及安小小手中的手机镜头,抖开了水袖。

    “独坐在寒宫院闷忧,看一看不觉到八月中秋。

    先皇爷晏了驾太子年幼,我与那太师爷结下冤仇。

    徐小姐把守在宫中门口,怕的是太师爷来把宫搜。”

    待到《二进宫》开头那段二黄慢板“独坐在寒宫院闷忧”一开。

    随着台上李世信的云手,盘腕,转身,圆场随着李世信水袖轻颤,眼波流转,兰指轻捻百媚千娇

    弹幕……安静了!

    台上,不见了李世信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精致攒出来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端庄,淡秀,恬静,妩丽。

    她青衫鼓荡,水袖飘忽。每个动作,都是风月是悲伤是苦楚,是中国传统女子的风情。

    她亦真亦梦……堪称人间尤物!

    “刚才我妈在洗菜,我拿着手机走到了她的身边。跟她说我爱上了一个男人。我妈愣愣的看了我一分钟,叹了口气。说要是我真喜欢,那就随我去吧。

    我又跟她说这男人大我四十六岁,我妈手中的菜盆子掉在了地上。愣了两分钟,说要康康那男人长什么样儿。

    我把视频给我妈看了,她现在正在买去京城的机票。同志们,信爷可能要当我后爸了,怎么办?在线等,挺急的!”

    良久良久,直播间的评论区,才跳出了这么一条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