贝牛网配资



一朵红花实堪笑,何如血刀斩仇人 第六百九十三章 名不虚传

    代替权力帮行使权力的一群高手,便是九天十地、十九人魔。

    这十九个人魔各自出身不同,修为极高,又有徒子徒孙和不少下属跟随,每一个神魔的修为都足以抗衡普通的江湖门派掌门人,又加上手段狠辣无情,震慑了整个江湖。

    萧秋水对这十九人魔的大名如雷贯耳,却从来没有想到,这十九人魔竟然有朝一日来到自己的大门口,与浣花萧家为敌。

    他更没想到的是,他们与萧家为敌不是因为萧家招惹了权力帮,而是因为一个来萧家做客的老夫人!

    飞刀狼魔沙千灯,百毒神魔华孤坟,这两人都以狠毒见长,沙千灯善发暗器飞刀,飞刀过处,无人能躲,华孤坟精于下毒,经他之手,少有人活。

    现在这两个人都来到了萧家大门口,目的却只是一个颤巍巍普普通通的老夫人。

    能令权力帮十九人魔中两个魔头亲自出手对付,又能令阴阳剑张临意甘做奴仆,这老夫人的身份似乎比权力帮的无名神魔都要神秘。

    现在百毒神魔华孤坟就出现在众人身前。

    他后面跟的少年无疑就是华孤坟的嫡传弟子南宫松篁。

    南宫世家本是武林名家,但最不肖的子弟就是投靠“权力帮”的南宫松篁。

    华孤坟与南宫松篁慢慢走着,到了萧家大门,停了下来,再也不动了,一白一黑两人犹如僵尸一般,在夜风中衣袂飘飞,好似鬼魅一样。

    而在不远处的树上,飞刀神魔沙千灯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众人,似乎随时都有一把飞刀从他身上发出,插入众人的要害之处。

    权力帮行事,一般情况下,一个神魔出手就足以解决问题,派遣两个神魔来处理事情的情况,委实不多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飞刀狼魔和百毒神魔都出现在这里,由此可见他们对老夫人的重视。

    “萧兄好!”

    华孤坟缓缓站立,看向萧西楼:“我只要老夫人手中的令牌,绝不会伤害老夫人一根寒毛!”

    他声音苍凉沙哑,似乎经过了无数痛楚和苦难,才形成了这种嗓音:“还请萧兄让一让,把令牌让出来,你好我好大家都好!”

    萧西楼还未答话,张临意的声音便已经响起:“华孤坟,这天下英雄令也是你能染指的?”

    天下英雄令?

    萧秋水身子一震,看向张临意身边的老夫人,脸上浮现出崇敬和激动之色,心道:“天下英雄令竟然在这位老夫人身上?”

    当今岳飞岳元帅抗金事迹及赫赫功业妇孺皆知,以侠义为宗的武林中人更无不为这动容。

    当其时,少林、武当等十六大门派和三十二奇帮杂派歃血为誓,将「天下英雄」金牌交予岳飞,表示愿随时听其调遣驱使。

    岳飞奇功盖世,但始终未曾动用「天下英雄令」。他至忠至孝,故把令牌交母亲使用,以备危难时可求得江湖豪杰侠客的庇护。岳太夫人秉性刚烈,亦从末动用这块使天下好汉称臣的令牌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天下英雄令一直在江湖上流有传说,但却从未有人动用过这么一枚可以号召天下英雄的令牌。

    现在这令牌竟然在这老夫人身上,这老夫人的身份已经跃然欲出。

    岳母!

    岳母,姚氏,又称姚太夫人。

    当初宋元帅宗泽病重,以印信交岳飞代管,吐血而死。杜充奉旨代印,抗金不利,岳飞心情郁闷,私自回家探母。

    岳母促其回营抗敌,并在岳飞背上刺“精忠报国“四字,使其永以报国为志。

    如今岳元帅正与金人鏖战,天下英雄令便放在了岳母手中。

    怪不得连阴阳剑张临意都甘为老夫人的奴仆,怪不得萧西楼对老夫人如此尊敬,怪不得连两大神魔都对老夫人不敢太过无礼。

    原来这老夫人便是岳元帅的母亲,姚老妇人!

    萧秋水心中激荡,脸上涨得通红,迈步挡在老夫人身前,大喝道:“华孤坟,你想要伤害老夫人,就得迈过我萧秋水的尸体!”

    华孤坟挑了挑眉毛,看了几眼萧秋水,笑道:“你是萧秋水?”

    萧秋水大声道:“不错,我就是萧秋水!”

    华孤坟道:“哦?我没听说过!”

    萧秋水道:“你以后会知道我!”

    华孤坟嘿嘿冷笑:“没有以后了!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说完,萧秋水便感到脑袋发晕,浑身真气散乱无依,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失神状态,便是想要抬起一根小指头都困难无比。

    就在他感到不妥之时,前方的华孤坟忽然就动了。

    他这一动,便有一股轻烟从袖内发出,笼罩了方圆七尺之内,要将姚老妇人和萧秋水、萧西楼、张临意全都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剑光一闪,张临意已经扶着姚老妇人躲开了这股轻烟,来到了萧家大门口,萧秋水身子一震,被一股大力牵引着凌空飞起,也落到了自家大门前。

    他神志模糊间,扭头看去,只见牵引自己躲开毒烟的人正是自己的父亲萧西楼。

    “你中毒了!”

    萧西楼脸上露出焦急之色,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,倒出一粒丹药让萧秋水服下,随后一声长啸,看向华孤坟,喝道:“你不是华孤坟,你是南宫松篁!”

    伸手指向华孤坟身后的年轻人南宫松篁:“你才是华孤坟!”

    他刚才一直以为老者是华孤坟,年轻人是华孤坟的徒弟南宫松篁,因此一直将注意力集中在老者身上,却没有想到放毒的另有其人,要不是他警觉的快,怕是早已经中毒躺下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现在还是感到一阵阵头晕。

    萧秋水不知不觉中了毒,便是萧西楼也难以幸免,只是他功力深厚,距离华孤坟距离又远,中毒并不是太深,真气运转之下,一些毒气已经被他逼出。

    他眼力高明,一直都紧盯着面前的老者,确定这老者绝无施毒的机会,那么下毒的自然另有其人,所以只有老者身后的年轻人才最可疑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就是华孤坟!”

    老者身后的少年轻笑道:“你们中了我的百乐逍遥散,用不半个时辰,就会真气散乱,骨肉无力。现在又加上我和沙兄在场,你们全无胜算。”

    这少年志得意满,他扫视萧西楼和张临意等人,最后将目光定在姚老夫人身上,微微施礼,道:“还请老夫人将令牌赐予在下。”

    他纵然恶名在外,但是在面对老夫人时,却还是收起了以往的恶毒嘴脸,不敢对老夫人无礼,变的彬彬有礼起来。

    老夫人看向华孤坟,声音不大,却是斩钉截铁:“只要老身在,这令牌就绝不会交付邪恶之人!”

    华孤坟叹了口气:“如此,就休怪晚辈无礼了!”

    他对老者道:“松篁,你去老夫人身上搜一搜,看看令牌还在不在?要是不在的话,那就去马车上看看。”

    南宫松篁道:“若是马车上也没有呢?”

    华孤坟道:“那就抓浣花剑派的人,在老夫人面前一一杀死,只要杀的多,血流的多,相信老夫人一定会心软的。只要心软,这令牌早晚就会交出来。现在有沙兄在场,你们又中了毒,现场已经没人能杀得了我。”

    旁边张临意冷笑。

    华孤坟道:“张兄,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张临意道:“我没中毒。”

    他对华孤坟道:“所以我能杀你!”

    “杀你”两个字刚说出口,他人已经到了华孤坟身前,阴阳剑化为一道白光,刺向华孤坟胸口。

    华孤坟大吃一惊,欲要躲避已然不能,噗的一声,已经被张临意一剑穿胸,身子踉跄后退,鲜血喷洒中,手指快速闪躲开来的张临意:“好厉害的阴阳剑!”

    此时张临意已经躲开了远处沙千灯发射的一把飞刀,手中阴阳剑再次恢复黑漆漆的颜色,一剑逼退扑来的南宫松篁,身子快速退到姚老夫人身侧,淡淡道:“本来就是好剑!”

    此时萧西楼已经将体内毒气逼出,笑道:“阴阳剑果然名不虚传!”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远处脸色大变的沙千灯:“沙兄,你是退还是死?”

    顶点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