贝牛网配资



银穹 第一章 举身入天境

    张御从那一隙光亮之中踏步出来,面前的云光徐徐散开,见自身站在一片白茫茫的地星之上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去,顶上浩瀚无尽的虚空之中是密密麻麻的微小星粒,如烟霞一样宏大璀璨的虹光横越天际,彼此交织辉映,那炫亮的色泽有着难以言述的美感。

    无数陨星碎石汇集成一条条壮丽的螺旋状飘带,自远处的星河飘来,再延伸至闪烁着星辰的穹宇之中。

    而在更远之处,一驾呈银灰色,似是呈椭圆形的事物飘悬在虚宇之中,它大不知几许,苍茫壮伟,无比沉静,似是代表着永恒,也似是撑住整个浩渺虚空,而在它的周围,则是瑰丽纷呈的星云,以及无数闪烁着细碎雷芒。

    “那是清穹之舟,也是我天夏渡来此世之中的主舟。”

    上空出现了一个分辨不出男女的巨大人脸,它由一缕缕并不耀眼的银色微光所组成,脸上情绪表情细微生动,一如真人。

    那人脸又以柔和但却无处不在的声音说道:“在主舟元磁之力下,诸世方得存在,诸物方得运转。”

    张御听到此言,若有所思,这时他闭上了眼睛,等再度睁开之时,方才之景物顿时为之一变!

    出现在他面前的,乃是一片广袤无比的地陆,可谓无边无际,地面之上铺满了缤纷的花瓣,而在天机尽头,则竖立着一个通天之崖的虚影。

    他方才所见,并非真正的上层,或者说并非上层的全貌,而只是上层的某个碎片,而眼前这个,才是上层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他在下层待得久了,所以一上来习惯用看待下层的目光来看待这方天地,但他很快意识到了这里的不同,故是调整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里除了修士的境界,更考验的是其实道行修为,若是道行不到一定层次,看到的天地便是有残缺的,那所看到的,就又是另一番景象了。

    而若是自身所处之天地都无法辨认清楚,那么修持上也一定会生出诸多变数来。

    此时他转眸一看,见旁边站着一个笑吟吟的年轻道人,知道这就是方才那人脸所化。

    这道人对他打一个稽首,道:“张巡护有礼了,我名明周,乃是玄廷所命之接引。”

    他此时又露出赞叹之色,道:“大玄历以来,我在这里接引了多位玄尊,也唯有张巡护不用在下提醒,立刻就能见得此方天地之真照,不愧数百年来玄法成就最高之人。”

    张御听他如此说,心下微动,他能看得出来,这位并非是真人,而似某种器灵的东西,其人所言必然是代表的玄廷的意志,也当是玄廷此刻对他的看法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正思索间,他忽听得隆隆声响传来,转首看去,却是见得一群身披兽皮之衣,大约百丈来高的巨人从平原之上走过,他们有男有女,皆是蓬头垢脸,手中拿着兽骨打磨的巨锤,每一步都是震动大地。

    明周道人微笑道:“这是蓬空氏,此般巨人部族在这片地陆之上甚多。”

    张御心下一思,道:“我若记得未差,‘蓬空氏’乃是传闻之中古夏蛮荒之时的一支部族。”

    明周道人道:“巡护见闻广博,我天夏到此之前,这片天地本无生灵,只有一些先天精魄存在,而我天夏在此立定后,于晦乱混沌之中开得一方天地,这些精魄受各位玄尊意念之感,遂便变化成各色生灵和先天神祇,实则他们如今与那些传闻之中神怪神祇也并无什么太大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而就在两人说话之间,听得有如金玉交击的高亢嘹亮之声自上传来,目光移去,见是一群背生四翼之蛇从空飞越过去。

    张御立时认出这是鸣蛇,这东西在荒古篇观想图中也是存在的,不过荒古篇中所载的怪物多是从来不未曾存在过的事物。

    然而这些东西却是通过先天精魄与玄尊意念的交感,如今却是活生生的出现在了眼前,如此看来,除了如今所见之外,想必那这方天地内还有着更多原本只存于传说之中的东西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心神之中微微一动,目光一转,见站在一旁明周微笑看着他,却是绝口不提如何去往玄廷。

    他心下一转念,已然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这所见诸物这实则是一个提示,此心所感,皆化真相,此心所寻,便见真明。

    于是他再度闭上眼目,待重又睁开时,自身已然出现在一座撑天拄地的山崖之上,崖壁之上围绕着一圈圈螺旋上升的粗大藤蔓,恍若阶梯一样向上延伸而去,此冲天之气势尤为雄浑壮阔,便已他此刻拥有莫大威能,却也无法望见尽头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里就是方才他所见到那一座通天之崖了。

    现下一举到了此间,他心中已然明白,在清穹之舟元磁之力摄拿范围之下,对于玄尊而言,没有所谓的距离远近,真幻也只在一念之间,心致则神往,神往则身至。

    而同样,拥有此等威能的玄尊,实际掌握了此方天地之中最大的权柄,可称得上是此间之主宰。

    只是在元磁统摄范围之外又是何情况,他现在还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周明道人这时又对他打一个稽首,道:“玄尊,上方便是玄廷所在了。”

    张御注意到,对方第一次称呼他为玄尊,他思索了一下,问道:“我若不自行寻到此地,尊驾当又如何?”

    周明道人笑了笑,道:“数月前在下曾接得一位玄尊到此,他这处荒原之上游览了半日风光后,最后才是到得此地。”

    张御点了点头,此刻风声之中忽然传来了清脆铃声,并有阵阵异香伴随着五颜六色的天花飘来。

    他看了过来,见那是一个个乘着花车,臂缠披帛飘带,身着霓裳羽衣的神女,一个个明眸皓齿,肤如脂玉。

    明周道人言道:“这是霓光天女,当是受命前来接应玄尊,玄尊若是事,可吩咐她们去做,当然也可吩咐在下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周围景物一阵变动,一团云光忽现崖台之上,一时好似起了大风,两人衣袍被不停拂动,少顷,一名少年道人自里走了出来,出现在了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明周道人见到是他,恭恭敬敬行礼一礼,道:“明周见过上尊。”

    少年道人随意言道:“你且去吧,下来之事我与张道友说。”

    明周道人不敢违抗,躬身道一声是,又对张御一揖,便即一晃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少年道人看向张御,笑道:“张道友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张御抬袖合手一礼,道:“见过使者。”

    少年道人点了点头,也是还有一礼,随后他道:“张道友,道友且随我来,我先带你去见一个人,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某一处满是花瓣的平原之上,两个身外围绕云光雾霭的道人正在花树之下迈步而行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,正是玉航道人,他言道:“道友,我听说今日那一位也被召至上层了,听说几位执摄对这位颇是赞许?”

    同行那道人语气如常道:“此人之前一力挡下了神怪入侵,挫败了幽城和上宸天之谋,其功不可谓不大,诸位执摄赞许也是常理。”他看向玉航,“玉航道友似与这位有过争执?”

    玉航并没有遮掩,笑道:“曾是有过一番论法,本以为我与他再无交集,却不想这位也是成就上境,只我看来,这人并不简单,道友今后当要留意。”

    那道人道:“纵然成就玄尊,可他方至玄廷,并无根基,尚还并不值得我辈疑虑。”

    玉航提醒道:“可这位不一样,若无差错,这位当就是那个开道之人,此中这意味着什么,道友当是清楚。”

    那道人淡然言道:“是否为开道人,那需得玄廷来定夺。”

    玉航言道:“道友说得是。只是这人终究完成了那一步,天机已生变数,道友也知,我们所欲求者,与那些终究玄修不同,我只恐……”

    那道人道:“那也是以后之事了,如今那些个浑修引发出来的动荡方是我辈要及时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眼玉航,道:“玉航道友来了上层也有一段时日了,是准备去清穹之外开辟道场,自行修持,还是去往内外层界镇守?”

    玉航道:“道友是知我之意的,枯坐修持非我所求。”

    那道人略作沉吟,道:“天夏外层二十八宿,内层一十三上洲原本俱得满位,不过天外缺缝隙之事一出,我料必有人要挪一挪位置了,只是难说是哪里,也有可能化分身镇于外,不知道友可是愿意么?”

    玉航打一个稽首,道:“愿听道友安排。”

    那道人道:“那道友稍作等待,我会在下一回廷议之上为你运作此事的。”

    玉航再是一礼。

    这时有一只青鸟飞来,在顶上转有一圈,那道人一直波澜不惊的脸上多了一丝惊讶,一挥袖手中长如意,道:“我知晓了,去吧。”

    那青鸟发出一声清亮声响,又飞腾而去。

    玉航知他有事,打一个稽首,道:“今日叨扰已久,该当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那道人也未留他,还有一礼,道:“道友慢走。”

    玉航心思一转,已然出现在了一座玉阙之下,这里有一名弟子见他出现,忙是躬身一礼,道:“见过玉航玄尊。”

    玉航点下了头,待要离开,却又停步,和颜悦色问道:“你可知方才传报于你老师的是什么事么?

    那弟子看了看里面,道:“这消息明日也会传出,我便不瞒玉航玄尊了,听说今日来的那位张玄尊,才一入上层,便被玉素上尊请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玉航有些意外,随即点首道:“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赶忙一揖,道:“哪里,玉航玄尊言重。”

    玉航深思片刻,又看了一眼玉阙之内,笑了一笑,气息一转,便即离开了此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