贝牛网配资



正文卷 第537章 天帝城(4000字,2章合1)

    天庭,是上古末期出现的一个超级大势力。

    距今已有十万年!

    十万年前,天庭之主威震八荒宇宙,天庭下属天兵天将浩浩荡荡,兵强马壮,统一了九天宇宙,让幽冥大陆都因忌惮而不敢入侵。

    然而,自从天庭之主寻找太虚之路失踪后,天庭分崩离析,一些高手各自散去,成为了一方巨头,割裂宇宙星系,化域而称霸称王。

    但是,也有一些忠烈之士世世代代镇守天庭。

    他们及他们的后人,都以天庭旧部自称。

    在天庭衰落之后,他们及时的遁出了宇宙漩涡,来到了宇宙边缘的荒芜之地,同时在等待天庭之主的归来。

    “呼~”

    宇宙荒芜之地,星空陨石成海,废星堆积,死寂荒凉的气息交织,让这方星系更加寂冷。

    这里,杳无人烟,更无生灵,哪怕星空虫洞快递集团,也不愿意来这里。

    运费太高了!

    而且非常危险,到处密布星空黑洞,不是禁地,却胜似禁地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就在这片星空区域的核心,却悬浮着一座古老的城池。

    城池非常高大,恢弘,散发着磅礴而古老的岁月气息,远看如一座太古神山,靠近后,才发现,它比星球都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古城呈青色,通体以星球砌成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星球,被鬼斧神工的技艺砌墙成壁,上面雕刻神秘的禁制与符文,散发着绚丽的神光。

    这座古城,悬浮在荒芜之地核心地带,四周星空黑洞密布,如蚂蚁巢穴,星空黑洞不断的融合或碰撞,爆发出毁灭般的吞噬力。

    然而,古城毫发无损,尽管上面布满刀枪剑痕,但它亘古悬浮,仿佛不朽。

    星空虫洞不能吞噬它,星空飓风不能吹动它,它如一尊无敌的存在,无可撼动,悬浮十万年,静静地等待着主人的归来……

    古城正中的城墙门上,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——天帝城!

    “当……”

    骤然。

    天帝城中,响起了一道苍凉却浩荡的钟声。

    而后,城中有灯火亮起,照亮了整座古城。

    只见。

    天帝城,街道纵横交错,上有天桥,天桥不止一道,而是数以千万道架起,缠绕如长龙,高耸入云,连通四周各个的高大宏伟的建筑。

    整座古城,建筑古色古香,飞阁流丹,一排排宫殿钩心斗角,整齐的房屋栉次鳞比,青灰色的屋瓦蒸腾神圣气象。

    在中间,有一座高大如神岳的庙宇,青铜牌匾上写着几个字:天帝庙!

    天帝庙中,供奉天帝神像,盘坐于神龛之位,天帝神像面貌威严端庄,却又英俊如神圣,让人望之便生出叩拜敬仰之心。

    天帝城的正北乾位上,坐落南天门。

    南天门同样以星球炼制,散发着极道神兵的威压。

    南天门后,就是真正的天庭所在。

    随着那道钟声响起,寂静的天帝中,忽然有薄雾飘过。

    而后。

    喧哗热闹的人声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纵横交错的街道上,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人影,男女老少均有,还有不少奇珍异兽,各种酒楼茶肆全部开张,地毯小贩也开始叫卖起来。

    纵横交错如长龙的天桥上,人影奔走入流,不见尽头。

    南天门后的天庭。

    这里神圣雾气飘荡,一道道恢弘的人影在议事。

    霎时间。

    沉寂的天帝城仿佛活了过来一样,热闹的气象和生机勃勃的气息弥漫整座天帝城。

    “当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一道钟声响起。

    仿佛风吹过。

    天帝城中,一切热闹的景象都不见了,刚才的一切如梦幻泡影,全部消失了。

    原来,刚才的一幕只是曾经天帝城一角繁华景象的投影。

    这繁华被天帝城所记忆,在钟声响起的时候,如海市蜃楼般出现,在钟声再响的时候,又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天帝城,空旷而死寂,有部分建筑都坍塌了,纵横交错如长龙的天桥,也断裂开来。

    飞阁流丹的建筑,栉次鳞比的宫殿,在废墟中变成了瓦砾。

    街道上坑坑洼洼,密布剑痕,至今残留惨烈的杀气,似乎曾经遭遇强敌袭击。

    高耸入云的极道神兵南天门,也崩裂了,只剩下一根柱子孤零零的插在地上,上面密布刀痕,残留斑驳血迹,可见当时大战的惨烈。

    整座城中,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筑,就是天帝庙!

    “吧嗒吧嗒……”

    如穿着木屐的鞋在走动,回声在昏暗而空荡荡的街道上响起。

    一道佝偻的人影出现了。

    他瘸了腿,走起路来一挫一顿,灰白色的头发不知多久没有打理了,纷乱而脏,胡须把嘴唇都挡住了。

    他穿着灰衣,一步步慢慢地走近了天帝庙,拿起了墙角的扫帚和抹布,打扫庙宇中的尘土。

    当打扫到天帝神像的时候,他不由抬起了头,望着天帝神像,纷乱的头发下,浑浊的眼睛里满是迷茫。

    “天帝啊,您何时归来?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最后一个老家伙了,苟延残喘十万年,寿元干涸,我要坐化了!”

    “我死后,谁帮您打扫神像,谁在这里迎接您归来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说着话,剧烈的咳嗽了起来,胸腔中发出抽风机一样的呜咽声,显然有重伤在身,至今未愈。

    “千年前,李老头去了,五百年前,张婆子也去了,三年前,牛老头也去了,当年威震天下的天庭四大金刚,只剩下我一个了!”

    “十大神将,有的战死了,有的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只剩下日月神将还在沉睡,但我感知他们的气息,如果不在沉睡中醒来,他们就会在沉睡中寂灭……我想唤醒他们,但他们不愿醒来,只想多活一些时间,等待天帝归来。”

    老人说着,眼眶空洞,没有丝毫光彩,也没有落泪。

    因为泪,已经流干了!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天帝庙外,忽然有一道璀璨的剑芒斩落,可怖的杀气引动星河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老人大吼,如雄狮惊醒,又如凶兽出笼,全身爆发出可怕的气势,祖境威压浩浩荡荡。

    他一步踏出,消失在了天帝庙中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天帝城的上空,爆发了激烈的大战,虚空塌陷,归于混沌,恐怖的气息在沸腾,璀璨的神光如大日碰撞。

    片刻后,虚空传来了一道凄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而后,一切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回来了,托着疲惫的身子,头发和胡须上都沾了血,手上却提着一个头颅。

    这头颅流血金灿灿,如神浆,散发着祖境的可怕气息。

    这是极为惊人的一幕。

    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,寿元枯竭,身受重伤,还瘸了腿,可就在刚才,他片刻之间击杀了一个祖境大能!

    祖境难灭,可在他的手里,杀之如屠狗!

    而这,远非他巅峰的状态!

    曾经的天庭四大金刚,实力恐怖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天帝啊,这是第十三个祖境的头颅了,他的血,足以让日月神将再多活一段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感叹。

    “为了续命,我们放出消息,说天帝城有长生秘药,开始的时候,来了不少人,后面,就没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不知还能坚持多久,天帝啊,你何时归来?人们都说您陨落了,可我们不信,您一定还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眼中迸发璀璨的光芒,盯着天帝神像,满脸坚定之色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忽然传来了一道深长的叹息声……

    “哎——!”

    这一道声音落下,老人惊得魂飞天外,竟然有人潜入他的身边,他丝毫不知!

    转头的刹那,老人极境升华,整个人变成了一轮大日般炽烈,就要发动灭世一击。

    然而,一只手掌落在了他的脑袋上,轻轻地的一摸。

    刹那间,老人所有的攻击和气息迅速被强行压制了下去。

    老人惊骇,凝目望去,都陡然呆住了,片刻后,已经几万年没有流泪的眼睛红了,浑浊的老泪顺着榆树皮般褶皱的老脸上哗啦啦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哇——!呜呜呜!!!天帝!!真的是您吗?!天帝!”

    他惊呼后,嚎啕大哭,扑上前来,却因为太激动瘸腿摔倒,抱住了柳凡的腿,哭的鼻涕眼泪一股脑儿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柳凡的心,早已坚硬如铁,此刻也不由起了涟漪。

    同时,他的脑海里,一些模糊的记忆正在苏醒。

    似乎从他降临天帝城后,天帝城中便有一道古老的气息在和他交汇,在低鸣,让他渐渐地想起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这是一世身在呼唤他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柳凡一挥手,一股浩然大力将老人扶了起来,同时一指点出,一滴九彩精血被世界之力包裹着,打入了老人的心脏。

    仿佛干涸皲裂的大地喜得春雨,又仿佛枯木逢春,老人身上陡然爆发勃勃生机,苍老的身躯在变得年轻,佝偻的身子在变得停止。

    满头杂乱的灰白长发瞬间褪去,而后长出了浓密乌黑的长发。

    胸腔中,伤势复原,身体中筋骨重塑,血肉重生,如老树发芽,他脱胎换骨,活出了第二春!

    霎时间。

    一个面色坚毅的青年人出现在了柳凡的面前,通身上散发出了类似半步主宰,却超越半步主宰的恐怖气息。

    “你的底蕴与积累已经足够,好好感悟世界之力,便可证道主宰!”柳凡笑着说道,声音威严又不失温和。

    “老奴朱浩然叩谢天帝!”

    朱浩然行礼,面色激动又兴奋,仍然自称老奴,似乎在遥远的过去,他便是这般自称的。

    柳凡受了朱浩然这一礼,大袖一挥,卷着他来到了南天门后的一个竹林墓园之中。

    这里。

    满地都是坟冢。

    有的是新坟,有的是老坟,还有的不知埋葬了多久,墓碑都裂了,上面似乎经常被人擦拭,字迹已经模糊不可见。

    整座墓园,有浩荡的神力在流淌,又有可怖的魔气在飘荡,神魔之力交织成可怕的场域,让这座墓园成了一片禁地,非祖境不可进入。

    “天帝,自您走后,天庭战死的天兵天将都葬在了这里!”朱浩然说道,面色悲伤。

    “地底下,我们埋了九幽之土和黄泉之水,并勾来了最纯净的魔气,布置了九天再造神魔阵!”

    “因为死去的天兵天将说,他们灵魂已灭,但肉身不朽,等您归来之时,愿意肉身化身神魔,被您召唤,为您再战沙场!”

    朱浩然说到这里,不由眼眶通红。

    因为四大金刚的其他三位,都葬在了这里,而且是他亲手埋葬。

    柳凡心中沉闷,脑海里,记忆片段更多了。

    似乎只要在天帝城中,他的记忆就在复苏。

    这是一世身的记忆!

    柳凡感觉极致压抑,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后,他洒出了一片血雨,滋润神魔墓园。

    “此来天庭召旧部,战旗十万斩阎罗”

    “神魔墓园英雄冢,不见故人长恨歌”

    “万古不朽立道碑,永恒不灭为道则”

    “我以我血唤英魂,他日证道化神魔”

    柳凡长歌,虚空惊雷阵阵。

    他攫取星球炼化道碑,又捕捉大道规则融入碑中。

    道碑顷刻间光芒十万丈,映照宇宙星空,不是极道神兵,而是禁忌之器!

    禁忌道碑镇压神魔墓园,流转可怖的禁忌之力,谁敢犯墓园,谁便死无葬身之地!

    主宰进来都要毙命当场。

    柳凡可不是一般的主宰!

    “他日若本座战死,便将本座也葬于此地!”

    柳凡说道。

    朱浩然躬身道:“天可灭,地可葬,宇宙复轮回,唯有天帝永恒不逝,长生不死!”

    柳凡笑了:“不可描述的四大境界的尽头,便是长生境,可纵然达到了那一境,谁又知道,那是不是真正的长生不死了!……”

    朱浩然沉默。

    天帝的境界太高,他不敢多嘴。

    此生此世,只要他活着,便守护在天帝身边,为天帝战,为天帝生,为天帝死!

    “走吧,我已经感知到了我的一世身所在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柳凡微笑,迈步走向天帝城的深处。

    朱浩然眸子里闪过一抹震撼和明悟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天帝会消失十万年,原来,他修炼了第二世,或者,第三世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今,是王者归来吗?!……”

    ps:晚上8.30前,还有更新,求支持,求票票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